和路雪全线提价,可爱多还是甜筒界的宠儿吗

 冰柜在我们生活中,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制冷设备了。因为它在我们生活中,给了我们很多的方便,而且也为我们的健康饮食提供了一个保障。具体到现实中,它对我们有那些影响和作用呢?下面就和冰柜价格从我们生活实例来了解一下吧。

原标题: 今年市场难觅3元以下冷饮

全文共1931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首先是在夏季,我们可以从多家冷饮批发店看到,店内摆放着包括可口可乐、蒙牛、伊利、和路雪在内,少则2个多则4个冰柜。以北京为例在西直门内大街附近,不足百米的街上,两家冷饮店在冰柜阵势上谁也不输谁。一家因地方较小摆放了3个,而另一家仅冰激凌品牌的冰柜就摆放了4个之多,加上饮料品牌的冰柜,一共放了5个。整个门口连店内里侧的位置都被冰柜占据了,店主进出店门都要侧过身才能通过。
 随着冰柜价格一起,一共走访了近20家冷饮店,普遍都是“专柜专放”,也就是说哪个品牌提供的冰柜,就专门放置该品牌的冷饮。“我们这只有蒙牛和伊利的。”位于朝阳路的一家小型食品超市的店主告诉我们,除了这两家的冰品,其他的品牌都不卖。不仅如此,两家的冰淇淋还不能混放。 

黄梅雨季伴着高温来袭,申城这回真的入夏了。3元一支的东北大板还是停留在烟纸店,便利店3.5元一支起售。记者走访市场发现,无论是超市卖场还是街边小店,冷饮的身价正在逐年抬升。业内人士表示,在这背后,是厂商正在发力中高端市场,因为这是近年来申城冷饮市场的一个增长点。

6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目前联合利华旗下冰淇淋品牌和路雪全线产品悄然涨价,其中甜筒界的明星产品可爱多单筒的价格4元涨至5元,涨价幅度达25%。

图片 1

低价冷饮难觅踪影

图片 2

   
随着行业竞争的激烈,很多饮品生产商会和冰柜生产商合作,购买饮品可以送冰柜。我们又问其他店家能否进一些其他品牌的冷饮时,店主告诉我们:“都是有协议的,人家还押着我押金呢。”
 据另一家店的店主刘女士介绍,大部分的冰柜都是由各冷饮生产厂家送来的,厂家会根据品牌的不同收取不同费用的押金。比如像可口可乐、雀巢、和路雪这种大品牌,一台冰柜的租金费用大概在1000元到1500元上下。

1块钱的盐水棒冰、雪宝、雪橙,1块5毛的三色杯、光明中冰砖……这些平价又美味的夏日冷饮,已停留在人们的记忆深处,如今它们的“身价”正华丽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同期,和路雪旗下产品并未出现涨价,对于今年的涨价,经销商普遍反映可爱多的涨幅过高,产品定位已有高端化的趋势。业内人士担心,尽管涨价有利于缓解和路雪的成本压力,但此次可爱多过高的涨幅或导致和路雪在今年的冷饮旺季中掉队。

   
这样可以间接理解为有冰柜意味有市场,我们还了解到,如今的冷饮市场上,冰柜的投放对各大冷饮企业意义重大。由于冷饮在销售过程中需要一直冷藏,但每个城市的冰柜数量都是有限的,因此,企业控制了更多的冰柜也就意味着在市场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并能有效地抑制竞争产品的销量。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北京范围内的冷饮零售终端已超过10万家,保守估计购买冰柜的零售网点超过5万家。而几乎所有冷饮品牌都会以5环以内的零售网点为主要目标,因此形成了5环以内的冷饮销售网点,通常都会有2个甚至2个以上品牌的冰激凌企业冰柜以及至少一个的饮料品牌冰柜。

在汶水路大润发的冷饮专柜区,一排冰柜内整齐地摆放了不同品牌和进口自德国、韩国的各色冷饮。记者发现,以光明、蒙牛、伊利、和路雪等四大品牌为例,数十种冷饮品种中,仅有1款蒙牛布丁雪糕20支/盒售价为19.5元、折合单价0.975元。但这一布丁雪糕仅以盒装出售,并不在大卖场内以单支零售。

01

   
由此可见,单单就饮品行业,冰柜就有这样大的影响和作用,其他可以应用的行业,也是一样的,有的更是依赖。

记者注意到,在大卖场内的大包装冷饮销售中,各品牌多个平价基本款冷饮的单价也已经直线上升。如光明白雪中冰砖8块装的价格为24元、平均每块中冰砖3元,光明三色杯6杯装18元、单杯价格也达到了3元以上;蒙牛蒂兰圣雪6支装18元、折合每支3元;伊利牧场巧乐兹6支装22.5元、每支3.75元。

成本承压

 

此外,和路雪旗下的可爱多单价也接近4元一支,梦龙除一款正在特价促销的松露巧克力口味冰淇淋一盒5支装、从原价40元折至29.8元,单价也接近6元,而如白巧克力坚果、布朗尼巧克力等口味的和梦龙5支装的单价都在40元左右、平均每支价格达到8元。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目前联合利华旗下的冰淇淋品牌和路雪已悄然涨价,其中明星产品可爱多由4元涨为5元,涨幅达25%;高端品牌梦龙由8元涨至9元;和路雪其他品牌均涨价0.5-1元。

 

而在这些平价冷饮品牌中,仅有光明血糯米、雪宝、香蕉雪糕、蒙牛冰+棒冰、伊利老冰棍棒冰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品种维持在2元以内的单价。

据一位冷饮批发商透露,从今年5月份开始,和路雪等多家冰淇淋品牌批发商的价格就已上调,终端市场也只能跟随整个市场涨价。

一般而言,大卖场的冷饮多以盒装销售、平均价格和单价都低于街头便利店。记者在常德路上一全家便利店内看到,冰柜内最便宜的一款“优秀小学生巧克力口味牛奶雪糕”,长相和从前的娃娃雪糕极为相似,但单价却高达3.5元一支。而儿时常吃的火炬型冰淇淋,在便利店已叫卖到每支16.8元。

在天猫、京东等和路雪电商平台上,可爱多和梦龙同步涨价1元以上,其中京东和路雪官方旗舰店内,可爱多6支装定价在31元。北京商报记者电话询问官方旗舰店客服人员涨价情况,对方回应称,“一切以主页价格为主”。

“无蔗糖”成为新卖点

图片 3

在一众冷饮产品中,除了把口味“1+1”叠合、延伸成为新产品外,部分品牌瞄准中老年市场,新推“无蔗糖”的无糖冷饮,照顾到一部分无法食用含糖类冷饮或不宜食用过多含糖冷饮的人群。不过,品牌间的相似度仍然明显。

图片 4

如蒙牛绿色心情除了传统的炼乳虹口口味外,还新推了一款无蔗糖的“绿沙沙”雪糕,8支16.8元的单价,折合每支2.1元;而伊利也顺势推了一款名为“绿色地带”的低糖雪糕,每支价格约在2.3元左右。

资料显示,和路雪1993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在中国市场有梦龙、可爱多、和路雪、麦酷狮四个主要品牌,全面覆盖高端中端低端产品线。其中梦龙为高端品牌,而可爱多定位为中低端品牌,因甜筒的造型和口味独特,在中国15-45岁人群中,品牌知名度达80%。

冰淇淋和饼干、巧克力结合并不陌生,但多数是在家中将之混合后、自行DIY制作。今年,和路雪和OREO、德芙合作款的纸杯冰淇淋在超市、大卖场启动销售。290克的大杯装售价在24.5元至29.8元左右,75克小盒装则搭配如热情芒果大杯装“捆绑”销售。业内人士指出,这一零售价格和同类的纸杯冰淇淋相比仍然偏高,如和路雪旗下204克大杯装的香草冰淇淋售价仅约为9.9元。

对于此次和路雪产品全线涨价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联合利华中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而在进口冷饮产品中,零售价格集中在7元至15元左右,韩国乐天、日本明治两大进口冰淇淋已基本占据进口冷饮零售的大半江山。而在大卖场内,一款玛奇朵、香淡奶、酸奶香橙、巧克力、奶油樱桃等口味、德国进口布鲁诺冰淇淋,600克装售价高达95元,但销售却平平。

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此次和路雪出现全面涨价最核心的因素应该是冰淇淋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另外,人力资源、物流管理成本的上升也是企业调整产品价格的原因。

“东北风”刮得不如往年

一位冷饮批发商也坦言,生产原材料成本上涨后,如果零售价不上调,实际上毫无利润可言。去年同期并没有涨价,但今年涨幅这么大,应该是企业已很难把成本压力自己消化下去了。

冷饮市场里,不单有便利店、超市、卖场的“品牌秀”,从一支“东北大板”闯入上海街头烟纸店开始,上海夏天的冷饮大格局里就有了东北老冰棍的一席之地。

02

在场中路上的一家街头烟纸店内,上个月还卖2.5元一支的东北大板已经被上调为3元,老板向记者强调“天越来越热,这个价格并不贵”。记者注意到,和几年前相比,上海街头烟纸店内满是装着东北大板的“红宝石”冰柜如今已不多见,东北大板也和其他“老冰棍”等同类冷饮一起放置在普通的冷冻冰柜内。一小店店家告诉记者,几种东北老冰棍放在一起,还是东北大板相对销售高一些,且“用纸包装的草原奶口味比塑料包装的冰棍要更好卖”。
借着东北大板的火势,去年夏天,哈尔滨中央大街的特色冷饮也被带到了上海淮海路的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店。一支5元、又带着哈尔滨特色的马迭尔冰棍,来到淮海路就因为人气高涨、排队红火而一度成为“网红”。

涨价隐忧

但今年夏天,经销商却因为价格相对较低、利润少,而逐渐放弃“马迭尔”,使其退出了淮海路上的全国土特产商店,转而选择力推另一款哈尔滨明星冰棍“哈老鼎丰冰糕”。但以目前销售来看,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事实上,面对成本的压力,今年冷饮市场不止是和路雪提高了售价。进入5月以来,伊利、蒙牛等品牌纷纷上调了零售价。不过,伊利、蒙牛等品牌4元左右冰淇淋的价格上调都控制在0.5-1元之间,涨幅未超过20%。而可爱多零售价直接上涨了1元,涨幅高达25%。

“同样是热门的冷饮,但相比之下,价格更贵、利润更高,是弃‘马迭尔’选‘哈老鼎丰’的主要原因。”经销商向记者透露,本期望能更进一步,但现在的销售情况却仅为去年马迭尔的三分之一。“哈老鼎丰单个柜台的一天销售只有几百元,生意相当难做。”他表示,今年以来天气始终不太“给力”,再加上市面上做冷饮的企业越来越多,市场竞争激烈,因此才会出现销量下滑的“阵痛”。陆燕婷;郁中华

在业内人士看来,和路雪为了消化成本的压力,提升了价格,但如此高的涨幅,让可爱多在中端市场的优势已不明显。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中国冰淇淋市场在新生代人口红利的推动之下迎来了高速发展期,渠道费用竞争和消费端刚需的叠加之下,运营成本和消费的氛围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使和路雪进入了品牌快速升级的通道。

图片 5

根据联合利华财报显示,2018年推出的多个高端冰淇淋品牌Magnum praline和Ben
&
Jerrys都助推了冰淇淋业务的增长,2019年一季度联合利华冰淇淋销量持续强势增长。而今年和路雪中国方面也推出了红覆盆子口味的梦龙Double和主打低脂的So
good轻优系列,产品定位都是高端,价格都是10元以上。

对于和路雪此次涨价,消费者并不认可。在北京一家冷饮店内,部分消费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常选购冰淇淋还是集中在5元以内的产品,如果可爱多定价高于5元,还不如直接选择梦龙、八喜等中高端品牌。

朱丹蓬认为,中国冰淇淋市场扩容之后,整个消费层次更加分明,对于中端品牌而言,不是不想涨而是不敢涨,涨价之后有丢失市场份额的风险。

03

中端产品之困

尽管进入中国26年的和路雪在冰淇淋市场保持较高的份额,但并不是高枕无忧。调查显示,目前梦龙、雀巢、八喜、哈根达斯等外资品牌占据了国内大部分高端市场和部分中端市场;可爱多、蒙牛、伊利、光明等则以中端产品为主,约占45%;区域性老牌冰激凌企业如德氏、天冰以及大量中小型地方民营企业定位中低端,约占30%。

对于今夏的竞争局势,业内人士预测,在去年中端产品价格战将整个行业的利润降至冰点之后,各巨头均不约而同地将竞争重点转移到价值战,提升品牌的附加值。

然而,和路雪在尚未有新品的推动下,仅凭情怀冒然大幅提升单品价格,让可爱多在中端市场的价格已经向高端产品靠拢。同时,中国冰淇淋市场具有市场份额平均的特点,这也意味着作为和路雪主打产品的可爱多,在消费受众中忠诚度并没有想象那么高,提价后能否继续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前景并不明朗。

图片 6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和路雪品牌全线涨价,涨价幅度过高也给经销商造成了不小压力。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家冷饮店发现,部分经销商销售的可爱多价格依然停留在单筒4元。一位销售冷饮的工作人员透露,入夏以来,各品牌竞争加剧,由于可爱多涨价导致销售放缓,为了减少库存,即使批发价格上涨,也只能以原价促销。

随着可爱多的价格水涨船高,朱丹蓬认为,“大众的需求,小众的满足”是冰淇淋品牌未来的方向和趋势。可爱多通过涨价获益并不能当成一个长期战略,而只有通过打造多品牌多品类,用新的创意,提升品牌附加值,满足不同消费群体,才能实现效益最大化。

相关文章